魔法酥鱼

算账(4)(何潮生x李建国)

他在月光下的树影中小心而又迅速地穿行,远处枪声四起,他来到了那间隐秘的囚室。
打开门,他看到手脚都戴着镣铐的男人背靠在墙壁的转角处。
“你来啦。”
男人的声音是沙哑的,却带着笑意。
他却没有回应,他站在门口,囚室外的月光打在他的背上,让人看不清他的脸。
“今晚的天气真好,好久不见这么美的月色了。”
男人抬起头,很新奇地望着门口那人身后透过来的光亮,仿佛这样就能看到月亮。

也许是因为囚室里没有窗户,大部分时间总是漆黑一团。


枪声渐渐稀疏,远处的较量已彻底分出了胜负。
“不要等了,是时候了,老鹰”,男人说。
老鹰走近男人身边,月光涌进屋子,照到男人的脸上——他果真是微笑的。
“潮生,那正是我所希望的。”
老鹰举起枪,抵住男人的太阳穴,声音微微颤抖:“你记住,这笔账我还没有和你算完,下辈子你还要继续给我还债。”
男人笑得更加温柔:“好,我记着。”

一声枪响后,老鹰走出囚室,在坦荡的月光下直奔基地。他向一群正在搜寻他的特警开枪,后被乱枪击中,当场死亡。

“华生,我们的下辈子就要开始了。”
这是老鹰最后的意识。





PS:应该就算是结局了吧。。。时间太久了已经忘记还有这篇文的坑了🤦‍♂️,也想不起来之前想要安排故事走向了,所以就先结个尾…………以后有想法再说吧(真的对不起各位
PPS:请不要对我抱太大的期望,我很不靠谱的🤦‍♂️

【何潮生x李建国】算账(3)

“喜欢”
不论是对于毒枭或是卧底来说,这个词都过于突兀了些。

“老鹰,其实你喜欢我吧。”

喜欢是一个单纯的词语,不容杂质。
老鹰断不会想到,他坚硬,软糯,粗砺,温柔的心上人,会坐在他身旁歪着头问出这样一句。
所以,嗯,我们就不恰当的直说吧
我们的老鹰害羞了。
如果不是他的肤色确实比较黑,我们一定能看到一只满脸通红的鹰。

老鹰当然是喜欢华生的,只是他没奢求过华生能懂得他的心意,他自己也没有鼓足挑破这层关系的勇气,他太怕,怕一不小心会吓跑了华生。
有时他甚至想,如果藏起自己的心意,就能一直和华生做出生入死的好兄弟,也是好的。
可现在事情的发展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。
李建国的话,让老鹰心里一惊,仿佛甜蜜又苦涩的小秘密被心上人揭穿,又像是黑巧克力荡开在了心头,他有些羞愧却又欣喜不已。
他的心上人有一双怎样的眼睛啊,能这般看进他心。
他不能辜负心上人的眼睛。

老鹰转过头来直视着华生的眼睛,老鹰的眼睛亮晶晶的,热烈又真诚,却不免有些紧张。他说,
“是,没错,华生,我…我爱你。”
他不确定华生会对他的心意作何反应。
然后他听见心上人的声音。


“我也爱你,老鹰。”
我以为你会说出喜欢,可你说了爱。
是的,我爱你,老鹰。
是的,总有一天,也许很快,当它到来时,你也许会依然爱我,但不会再喜欢我。

喜欢是单纯的,容不下杂质,爱却不是。
他们一直爱着对方,从开始到最后。
可是“喜欢“这个词,太奢侈了。
对于毒枭和卧底的故事来说,这个词语,太突兀了。



(啦啦啦啦啦啦啦好久不见我来填坑了,不知道这个坑里还有没有人😂。啊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鬼…🤦‍♂️如果还有人看的话,就对不住各位了)


何潮生x李建国 算账(2)

李建国醒了。
有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回到了一切的原点。

拷打、昏迷、在囚室醒来,一切都和当年一样。
只不过,他再也不用做卧底了。
他甚至感到了解脱。
他终于可以在白天、在阳光下,光明正大的伤害何潮生,然后,安心地等待何潮生的更为猛烈的复仇了。

他要激怒何潮生。
所以他问:“老鹰,其实你到现在也还是喜欢我吧。”
一切都和当年一样。
很多年前,也是他问:“老鹰,其实你喜欢我吧。”
多么熟悉的话,一定能狠狠的揭开何潮生的伤疤。

老鹰,我欠你的,你务必和我一笔笔算清。
你罪有应得,但我对你不起。



【嗯非常非常短小的一更,更完就跑~

何潮生x李建国 算帐


何潮生终于停了鞭子。
他看着眼前昏死过去的男人,握着鞭子的手仍然因为暴怒而不自觉抖动。
他怎么敢,怎么敢说出那种话!

——老鹰,其实你到现在还是喜欢我吧

他怎么敢带着笑意说出那种话!


何潮生不知道自己打了男人多久。
他看着男人身上的血——从头到脚的血,从布满全身的一道道血痕渗出。

“老鹰,其实你到现在还是喜欢我吧。”
他脑海中又回响起男人温糯的声音。

到现在还是喜欢他吧。
在被他背叛后,
在他害死玉楠和孩子之后,
在,十年之后,
到现在,也还是喜欢他吧。
何潮生恨面前的男人,何潮生更恨自己。
男人说的对,即使何潮生恨他深切,却还是不能否认,自己仍是喜欢他。
但是这并不妨碍何潮生把过去的帐跟他一笔笔算清。
“叫人来给他治治,让他活着。”
何潮生走出门时交代给留给门外看守的手下。

华生啊,十年未见,我们来日方长。


【写文新手不知道怎么把握人物感情,文笔也不好🤦‍♂️写的不好请担待!